我打赌,这件事你一定干过!

<返回列表

上学期间,每个人的课本上,

都出现过“百变鲁迅”、

“百变李白”、“百变放牛娃”的身影。

而同一个杜甫,也忙碌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这些课本上的涂鸦,

消遣了枯燥的上课时光,

也留下了最美好的年少梦想。

但有那么一个人,

不甘心再让你面对乏味的课本

去学习“之乎者也”的道理,

他推出了“美感细胞 | 教科书再造计划”,

让教科书改头换面。

张柏韦走上一席的舞台,

分享90后的他如何让学习变得有趣。

对比一下

在台湾交通大学读书时的张柏韦,得到了去荷兰做交换生的机会。在阿姆斯特丹的生活,带给他诸多思考,其中对于西方美感教育的感受尤为深刻。

而之后前往巴黎游玩时,张柏韦恰好遇到了“70年前的巴黎”活动。70年前,二战刚刚结束,巴黎人欢欣雀跃地拍摄了许多照片。这个活动就是把70年前巴黎的照片跟现在的街景对上之后拍照。“反白之后,很多场景都无缝接上了。”

在张柏韦看来,欧洲国家在城市样貌上,都自然而然地呈现了一种美学。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而然就得到视觉上的享受与潜移默化的美感滋养。而回到了台湾,视觉的反差却异常强烈。他不禁思考:为什么好看的设计没有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从最日常的海报设计来看,欧洲的设计长这样。

而我们常见的设计,是这样子的。

18岁之前是美感和想像力形成最重要的阶段,既然不可能天天去美术馆陶冶情操,张柏韦和他的朋友们决定,那就把美搬到孩子最常看到的地方——课本。

能想更要能做

说做就做,张柏韦开始马不停蹄地访问出版社,了解市场的状况和饱和程度;去咨询设计师对教科书现行设计的想法;甚至询问教育部人员对这样的政策推行的看法。

之后更在教授的鼓励下,决心要做一本美感教科书的样稿出来。可是一个生活费折合人民币只有1200元的大学生,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力财力去完成这件事。张柏韦却没有放弃,开始用最原始的“笨办法”:在社交网络上一个个联络认识的设计师,询问他们是否愿意无偿合作。最后,询问了将近30个设计师,得到了14位的支持来一同完成这项工作。

这是原来的课本。

这是张柏韦团队设计的课本。

造一个势

张柏韦没有完全否定现有教科书的设计,“我觉得还好,我不会去评论它好不好看,一个东西有人觉得好看就会有人觉得丑。我们想做的也不是一种唯我独尊的审美,而是丰富的美感,一册语文书有13课,我们每一课都是不同的插画风格,六年级读下来就有一百多种,孩子们会从中发现自己喜欢的。”

他们联系了全台湾近80多个班级、60几所学校,一共发了2000多本书。他们甚至租了一台车,做了一次巡回的发书之旅。

其实当初刚成立“美感细胞团队”的时候,张伯伦完全没有太大的野心,然而他发现,当生产出的东西是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时候,社会会用无限的力量来扶植它的存在。

 “我大二的时候有一本很喜欢的书叫《精英的反叛》,这本书其实蛮有趣的,它是透过一点点反讽的方式来告诉大家,今天如果你自诩为精英分子的话,你应该肩负起这个社会更多的责任,有些问题出现的时候你要试图把它解决。”

嫌课本不好看,所有人都低着头默默涂鸦,只有张柏韦站了出来将教科书改头换面了一番,不同凡想,敢想敢做。

君越 昂科雷 君威 昂科威 君威GS 昂科拉 威朗 GL8豪华商务车 威朗GS 威朗轿跑 GL8商务车 凯越 英朗 新闻报道 车型奖项 BIP别克·智慧行车科技 安吉星OnStar全时在线助理 品牌历史 寰行中国 上海大剧院战略合作 别克S弯挑战赛 公益亲子读书日 别克高尔夫 预约试驾 别克关怀 经销商查询 特约维修站查询 车贷套餐 产品介绍 车贷指南 促销活动 网上申请 车贷计算 车贷咨询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