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音布鲁克:这里是有故事的蒙古人

<返回列表

 

200多年前,这里曾是土尔扈特部历经两年多艰险跋涉,完成人类历史上最悲壮的民族大迁徙后建下的东归之城。

“眠沙卧水自成群,曲岸残阳极浦云。”湖水像情人的眼睛,天鹅是她游弋的身姿,雪山环抱下的巴音布鲁克迷人独特,草地温软,雪山倒映,风日清和。
在开都河源头小憩,观赏水草丰茂的九曲十八弯,蜿蜒的溪流反射着天幕落下的光线,落日徐徐,朝霞映空,脑海中仿佛勾勒着那段艰险的东归之旅。

在开都河源头小憩,观赏水草丰茂的九曲十八弯,蜿蜒的溪流反射着天幕落下的光线,落日徐徐,朝霞映空,脑海中仿佛勾勒着那段艰险的东归之旅。
“土尔扈特大逃亡”

东归故里和静县,除了有水草丰美的巴音布鲁克草原,还有那荡气回肠的悲戚往事。
这里的蒙古族牧民都是有故事的人,当你来到他们的毡房,喝上一碗香醇的奶茶,可以听他们聊一聊先祖。
在我对面,美丽壮实的蒙古族姑娘平静地说——那就是1771年的“土尔扈特大逃亡”。

新的王朝——土尔扈特汗国

公元1628年,原本生活在西北森林和草原上(今新疆塔城一带)的土尔扈特部为了寻找新的家园,离开了世代游牧的故土,来到了当时尚未被沙皇俄国占领的伏尔加河下游、里海之滨。在这片人烟稀少的草原上,他们建立起游牧政权——土尔扈特汗国,亦即俄国所称的卡尔梅克汗国。
在以后的140多年里,沙俄不断地向土尔扈特人居住的地方扩张势力,土尔扈特人受到了沙俄的控制。沙俄强制改组土尔扈特汗王的下设机构扎尔固,削弱汗王的权力,让大量的哥萨克人向东移民扩展,不断压缩土尔扈特人的游牧地面积。
沙俄政府还迫使全民信仰藏传佛教的土尔扈特人改信东正教,对土尔扈特人强制实行人质制度,不断征用土尔扈特部的青壮年上战场,强迫他们入伍,使土尔扈特部的人口急剧减少。


破釜沉舟的悲壮之举

1771年1月,乾隆三十六年,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1742-1775年)决定率领部众17万人离开伏尔加河畔,东归祖邦。他点燃了自己的木制宫殿,以破釜沉舟的悲壮之举,同这片土地告别。
土尔扈特东归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圣彼得堡。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立即派哥萨克骑兵追赶,并将留在伏尔加河左岸的一万余户土尔扈特人监视居住。哥萨克骑兵追击上了走在外侧的土尔扈特队伍,他们来不及把散布在广阔原野上的队伍集中起来抵抗,9000名战士和乡亲牺牲。
1771年8月底,渥巴锡带着部众踏入了伊犁河畔。同年,乾隆帝在承德避暑山庄召见渥巴锡,封“卓里克图汗”,意为“英勇汗”。

土尔扈特的后人

东归的土尔扈特蒙古部落的后人们,平静地生活在新疆的和静县、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精河县、乌苏市和青河县等地,在水草丰美的草原上保留着坚韧的民族特性。
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土尔扈特馅饼是蒙古族美食。这种馅饼用白面或荞麦面所做,多为牛羊肉馅,皮薄如纸,喷香可口,素有"汉人的饺子,蒙古人的馅旷”之说。按照传统,土尔扈特馅饼只有在节日里才吃,如果你来到巴音布鲁克草原,不妨一尝。

本文节选自“寰行中国”系列文化图书之一《风从西边来》(周海滨著)

君越 昂科雷 君威 昂科威 君威GS 昂科拉 威朗 GL8豪华商务车 威朗GS 威朗轿跑 GL8商务车 凯越 英朗 新闻报道 车型奖项 BIP别克·智慧行车科技 安吉星OnStar全时在线助理 品牌历史 寰行中国 上海大剧院战略合作 别克S弯挑战赛 公益亲子读书日 别克高尔夫 预约试驾 别克关怀 经销商查询 特约维修站查询 车贷套餐 产品介绍 车贷指南 促销活动 网上申请 车贷计算 车贷咨询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