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左宗棠与林则徐的隔空相遇

<返回列表

从武威到嘉峪关的312国道,一眼望出去该是怎样?有人喜欢用“有如箭矢穿过般笔直”来形容。
这符合嘉峪关的气质。跟随“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 我们沿着祁连山脉一路向西,车窗的左边是祁连山脉,右边则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有时还能见到戈壁上一排排的风力车。将近中午时分,驱车来到嘉峪关下,凛冽寒风,高高耸立在蓝天下的城楼和城墙,显得巍峨厚重。

嘉峪关作为明长城的西起点,因建于嘉峪山麓得名,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西端的关口,与渤海边上的山海关和北京的居庸关同为长城上的重要关隘。作为景点,相较于山海关、居庸关,嘉峪关更令人神往。 

左宗棠:“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

雄关锁喉,出关仿佛有着一腔豪迈的情感,尤其在屡屡西征的年代。1876年,左宗棠指挥多路清军讨伐阿古柏,收复除伊犁外的新疆全部领土。1880年5月,为收复伊犁, 68岁的左宗棠再次西征,抬棺出嘉峪关驻军哈密,终与俄方签订了《中俄改定条约》。左帅班师,身后是脱离十余年的疆土和勃勃生机的左公柳。

殊不知,“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的左宗棠,与曾国藩交恶多年,两人曾有一次对联互讽,曾国藩上联嘲笑:

季子自称高,仕不在朝,隐不在山,与人意见辄相左。    

左宗棠下联还击:

藩臣当卫国,进不能战,退不能守,问你经济有何曾?

但是,在军国大事上,曾国藩对左宗棠的称赞并不吝啬:“虽起胡润芝于九泉,亦不能及左季高之成就,余子不足言矣。”  

林则徐: 不比鸿沟分汉地,全收雁碛入尧天。

与嘉峪关隔空交集的,还有左宗棠的前辈林则徐。

1842年10月8日,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初五,林则徐满身征尘到达肃州。经过短暂休整,更换了大车车轴之后,于初七日出发,抵达嘉峪关。当夜宿于东罗城内的嘉峪关驿舍,“司关官吏来问所带仆从及车夫姓名,告以人数”。第二天早晨,策马出关,见“西面楼上有额曰‘天下第一雄关’”,感慨万千,写下了著名的《出嘉峪关感赋》,其中第三首:

敦煌旧塞委荒烟,今日阳关古酒泉。

不比鸿沟分汉地,全收雁碛入尧天。

威宣贰负陈尸后,疆拓匈奴断臂前。

西域若非神武定,何时此地罢防边。

1849年,林则徐途经长沙,要见在家耕读的左宗棠。37岁的左宗棠匆忙湖中拜见,却不慎落水。林则徐与左宗棠长谈,并送上自己在新疆绘制的地图。27年后,林则徐已离世多年,左宗棠带上地图,西出嘉峪关。

再厚重的历史,总会有一种读懂它的方式。西风萧萧,大漠渺渺,及雄关而独望,集百感于一身。站在城墙上眺望,不曾去过的方向,经过了黎明与朝阳,更多的是戈壁与荒山,一切都是黄色衬托着戈壁上的点点骆驼草,一直延伸向远方。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对于历史我们无法参与其中,只能继续着我们的故事。

苍茫的戈壁一望无际,祁连山脉依旧与我们同行;天空乌云密布,低沉到了地平线,车队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大美敦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本文部分节选“寰行中国”系列文化图书之二《风从西边来》(周海滨著)

君越 昂科雷 君威 昂科威 君威GS 昂科拉 威朗 GL8豪华商务车 威朗GS 威朗轿跑 GL8商务车 凯越 英朗 新闻报道 车型奖项 BIP别克·智慧行车科技 安吉星OnStar全时在线助理 品牌历史 寰行中国 上海大剧院战略合作 别克S弯挑战赛 公益亲子读书日 别克高尔夫 预约试驾 别克关怀 经销商查询 特约维修站查询 车贷套餐 产品介绍 车贷指南 促销活动 网上申请 车贷计算 车贷咨询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